黄疯

ralp重症不能治,不撕逼不掐架。
poi及superwholock迷妹,无cp洁癖。
更文速度慢到遭天谴...
我也不知道还有啥好写的反正就先这样吧( ´・ᴗ・` )

逃离(第一章)

Lee从来不曾把自己完全公开在世人面前。

他曾经十分叛逆,毫不掩饰自己对所爱之人的心意,并在极大的劝阻之下才没有昭告天下。幸好他没有——后来他感谢那些劝阻他的人——这几年虽磕磕碰碰,颇不得志,倒也得以度日,没受什么太大的委屈。

所以Lee比谁都明白,无论世界有多爱你,也不可能将你的一切都全盘接受。他小心翼翼地善良着,像在极地手无寸铁却张开小小的怀抱温暖冻僵在雪地里的人类的海豹,知道也许招致的是不怀好意有所企图,但他依然虔诚地尽可能温柔地对待世界,并希望能够被世界温柔相待。

不不,不仅是为自己,更多的是为Richard。Lee看着还在熟睡的Richard,窗帘有一小条缝没拉紧,早晨的阳光透过缝隙漏在他身上。Lee觉得全世界都静谧地窝在那点阳光里,岁月带不走时间冲不去,就算这一刻时间静止宇宙坍塌,那小缕阳光也是最安全的一隅,他驾着这小小的舟,便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Richard在几个小时前刚乘红眼航班到达纽约,现在还在时差里沉沉睡着,他在睡梦的迷糊里抬起手挡了下让眼睛十分不适的阳光,皱了皱眉,翻了个身,打起了猫一般的小呼噜。Lee觉得这只猫在他心上撒娇般地挠着,让他觉得自己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将它紧紧抱住。

Lee小心地躺下来,挤在Richard身旁,鼻腔里都是Richard混着沐浴液香气,刚换下的新床单的阳光气息,还有Richard身上让人感觉十分舒服的极淡极淡的烟草香。他抬起身小心地吻了Richard一下,伸手抱住Richard,几乎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到Richard怀里,他的鼻子顶着他的鼻子,他的呼吸对着他的呼吸,交换着彼此用肺暖过的温热的空气。

Lee看着依然沉睡着的Richard,困意也轻柔地袭来,他觉得自己幸福得仿佛在融化,他能在这种温和里睡下去,睡下去,直至无知无觉地化为一滩温水。

几个小时后,居室里铃声大作,两个人同时惊醒,像在身体融化成水的过程中被猛地呛了一口。

Lee接起了来自弟弟Will的电话,Richard电话那头也是急疯了的经纪人,座机还在响,但两人已经无暇顾及。一边耳朵里是最可怕的消息,另一边耳朵里是刺耳的电话铃,一整天的美好被它轻易地刺破,留下满屋都在回响的尖叫。

Lee打开电脑,推特上刷新了几页都是他们的照片。今天早晨让Lee觉得是诺亚方舟的小小阳光,其实驶向了坠落。漏入的不是偏安一隅的宁静安稳,是窗外不怀好意的窥视和微不可见的摄像头。

Lee和Richard躺在同一张床上,Lee轻轻吻着Richard,Lee和Richard相拥而眠…这些照片足够在互联网上掀起巨浪,把辛苦建起的安居乐业夷为平地,大象抹香鲸和骆驼都救不了他们,他们稀少而短暂的温情变成一段段冰冷的代码,在网络电缆里尖叫着拥挤着横冲直撞,仿佛要把这世界热烈的神经烧断,毫不留情。

这也许是今年最热门的消息。两位多年来摸爬滚打几乎默默无闻的男演员,在《霍比特人》上映之后冉冉升起大放异彩,像是专程送给全世界的两个惊喜。一个冰蓝眼眸坚毅轮廓,眼里有刀和风霜,目光所到之处便有萧瑟肃杀,有时又是海雾里摇曳明灭的渔火,温柔隐忍,深情哀伤,那双眼里就是无限的演技,流露着绝妙的真情;另一个俊美无双,眉如连山葱茏,目如远星浩瀚,温润谦和让人如沐春风,整个人像一阵不早不晚的春季小雨,演过的每一个角色都因那点他独有的玉一般可琢可磨的天性而更加灵动。今年最热门的消息不是这两人的横空出世,而是他们竟然是一对深柜里的情侣。

不提路人的指指点点或是诚心祝福,早已察觉蛛丝马迹的粉丝激动异常,他们祝福又欢欣鼓舞地奔走相告,像一桩夙愿终于得偿,却也莫名其妙地推动这条新闻疯狂升温;为他们各自疯狂的女孩子心碎神伤,有的甚至出言不逊,仿佛Richard和Lee原本只是她们最爱的玩具,现在被别人轻易地夺走;有的女孩错愕不已,但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和一种有所保留的爱,她们在错愕后祝福他们,感叹终究只是遥远地各自奔波,绝望而炙烈地掏空般深爱和追逐一人,到最后只能庆幸他终于没有卷入自己百无聊赖的平凡生活里来,感激他终于得以坦荡地爱。

无论哪一群人,都使得这条新闻发酵疯长,“我曾经在机场见过来接Richard的Lee.”“我有遇到过Richard和Lee在泰晤士河边闲逛.”“我在看Richard表演的话剧的时候看见了在演出结束后第一个站起来鼓掌的Lee.”“我在电影院遇到了一起来看电影的Richard和Lee.”…Richard和Lee像被扒光了扔在人群之中,又像兵荒马乱时身穿重甲厚鞋却在热带的沙漠里逃亡。

拍摄这套照片的记者Darren Banks像他的公司Splash News一样臭名昭著,但他在业内却是楷模。演员或是歌手们的私生活在他眼里就像一个洁癖患者眼里的一块醒目污渍。相比起Banks以前爆出过的消息,Richard和Lee的恋情不过就是小儿科。不夸张的说,Banks是条鲨鱼,即使在千里之外,一旦闻见浅淡的血腥味,便会巡味而来,死死咬住猎物,而猎物无不插翅难飞。越是当红的明星越容易成为他的目标,可Splash News却有最强大的律师,即使诉诸法律也最终求助无门。一切都完了。

Lee和Richard沉默地思考着局势。天早已黑尽,经纪人扔下一句“你们俩如果想不出好借口,就只能大大方方地出柜了!”后也忙着去准备后续工作。暂时还没有人来打扰这片孤岛,电话铃和手机铃也渐渐安静下去,像泰坦尼克沉没后由尖叫哭喊终于慢慢归于沉寂。房间里没有人去开灯,只有电脑发着微弱的光,窥探着他们的一切。窗外灯火通明,有孩子在嬉笑打闹,世界自顾地热闹着,他们被隔离在窗内,畏头畏尾地瑟缩着,一如待在柜子里的往日,那时他们颤抖地听着外面的欢笑,生怕一切都会在倏忽间不再属于自己。

Lee抬起头来看着Richard,黑暗里看不清表情。他声音喑哑苦涩,颤抖着说:“对不起,Richard。”

Richard恍惚地听着,伸手抓住黑暗里的Lee。他摸索着紧紧抱住Lee,亲吻Lee的鼻子,喃喃地说:“没什么了不起的,Lee,我还在这里。”他反复地说着,声音低得像在自言自语,却句句都是坚定的宽慰。

他用一种不带情欲的方式亲吻着Lee,从额头到脖颈,从耳到眉,直到两个人脸上都是融在一起的彼此的泪水,血液般苦涩又温热。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