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疯

ralp重症不能治,不撕逼不掐架。
poi及superwholock迷妹,无cp洁癖。
更文速度慢到遭天谴...
我也不知道还有啥好写的反正就先这样吧( ´・ᴗ・` )

逃离(引子)

“他看起来像个...”

Richard在第一次看见Lee时心里就试图做出这样一个比喻,可那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四十多年读的书里竟然无一句可援以引用,他只感觉到心里有地下暗流浪潮涌起滚滚来去,而外却出露的是黄沙漫天,张口结舌。

三年后他仍然不能满意地完成这个命题。整个宇宙在大脑里建立又坍塌——永恒闪耀的星辰,滑稽可爱的无邪生灵,假日早晨餐桌上那杯橙汁,淡季时干净无人的雪山,夏天傍晚照到Lee头发上的热可可般的阳光,周六月下航船一般沉默安静令人心安的红眼航班……纵使宇宙广远,在Richard脑海里瞬息飞过,还是找不到能用以比喻Lee的事物。Richard不自知地笑起来,仿佛自己嘴角都粘着蜜糖:我竟是这样幸运,在拥有了这一切美妙之后,还拥有无可比拟的Lee。

无需赘述,Richard和Lee的故事简单又顺理成章,平淡得像你走在路上迎面而来的任何一对情侣。他们的故事都相去不远,却也都独一无二,是平生绝对可遇不可求的平凡。

除了——他走在大街上,心情好得几乎要随着街边跳着街舞的人群一起扭动起来——全世界,能分享这份喜悦的人寥寥无几。躲藏,隐瞒,奔走,他觉得自己和Lee是一对沉默却不孤独的逃亡者,骑着大象钻入雨林以避战乱,抹香鲸又带着他们在海洋里流浪,骆驼平稳地踩过一片黄沙绕过络绎的追兵...那又何妨,只要与Lee在一起,这一切都是毕生难求的冒险史。

Richard从来没法忍住把自己与Lee的生活放入奇幻之境,对于从前的任何情人都不曾产生过这样的想法,只有Lee,只有Lee。平行世界里他和他或是策马扬鞭上天入地驰骋四海,或是星河泛舟翻山越岭拨云见日;他和他是恩怨相纠的王者,是势不两立却深爱的敌人,仿佛他世衣袂翩飞,今生还能闻到注定纠葛的情愫。此时二人已经历尽辛苦并洗却铅华,热情已退而情深不减,畅快坦荡得像在平路上高歌而行,大步流星。和Lee一样,Richard觉得短短三年彼此就已经一起走过平湖烟雨看尽人生百态,只缺一个白头就能够地老天荒。

他当然想要昭告天下,他幸福满足,生命轻盈得几乎可以插翅而飞。所以他对于网络上、小家媒体上的流言蜚语总是听之任之,大有纵容之嫌。他有时十分佩服一些粉丝,用惊人的才华与想象为他们创造了无数个的平行宇宙,而最美妙的是,在所有的时空里,他们都永不分离。他甚至会收藏起一些粉丝的杰作,乐颠颠地拿给Lee看,听着Lee蠢乎乎笑得像只刚得到甜食的憨厚的大型犬,他就觉得生活美好得几近不真实。

然而昭告天下又怎么会是这样容易的事,毕竟现实世界总那样恶意满满。Lee看起来年轻且粗心,从不在亲友面前掩饰与Richard在一起的快乐,实际心思缜密,很少做Richard那种在网络上手一滑给自己刚看到的同人作品点赞的蠢事。Richard心里有点堵,他知道Lee是在以一种极为隐忍和温柔的方式保护他,而不是保护Lee自己。自己也需报以同等的保护,二人心照不宣,默契地把持着对外公开的度,只求慢一点,慢一点,等到我们真的去做了无忧无怨的神仙眷侣,难道还会怕什么流言蜚语?Richard总是这样想,带着点忿忿不平的无奈。

Richard记得Peter授星仪式合影时自己想要站在Lee身旁,走过Lily身侧时却被Lily不动声色地拉住,连Orlando也伸出手悄悄地拦了他一把,Lily小声说了什么,他没听见,喧嚷里只看见Lee宽慰地轻轻点点头,半边脸的笑意隐藏在柔和的阴影里,仿佛消失不见。

他实在是很美,无论何时。Richard悲哀地欣赏着爱人的美丽,挪不开眼,心里突然很希望自己是那群为Lee欢呼尖叫的人群中的一员,可以告诉所有认识的人自己有多爱他,如数家珍滔滔不绝地列举关于他的一切,然后心满意足地陷入温暖的充实感里;他忽然发现这样卑微而坦诚的爱也幸福得让人羡慕。

这种想法仿佛是在用心消化一个甚至没有熟透的柠檬,使他难以自持地浑身颤抖,即使在闪光灯下也无法收回自己看向Lee的眼神。

像是受到某种感应,Lee也看向自己,脸上露出了他一贯孩童般的毫无保留的笑容。Richard和Lee静静地笑着,用凝望的深情互相扫过对方的眼睛,这一幕被快门记录下来,往后Richard每次看见这张照片,都觉得在那短短一个快门里,他们已然共度一生。他看入Lee那双仿佛树叶飘落便一层层荡起波纹的静谧小潭的绿色眸子,它们折射出流光溢彩的悄怆之光,让Richard心头朦朦胧胧升起一层雾气。

他想起亨伯特对洛丽塔的迷恋。“我只需看她一眼,万种柔情,涌向心头。”

评论(14)

热度(43)